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www.qiangui999.com > 短篇小說 > 正文

郭中會丨檢舉信(微小說)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3-29 16:28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作者:郭中會
 
鄭鑒被破格提拔為農場紀委書記,在全局引起了轟動。原因是從副科級直接晉升副處級,這種越級提拔任用干部的方法是從來沒有過的。人們紛紛猜測他的“關系,”都不知道這“鄭大人”是何方神圣。鄭鑒自己也也糊涂了,“怪了,上頭沒人哪,”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老鄭,你的實名檢舉信很好,經調查完全屬實。”
“局長,你是說我?”
“對,在當前的新形勢下,就需要沒你這樣的干部!”
“不是,局長。”
“哎,不要謙虛,這是組織的決定,到崗后繼續堅持原則努力工作,黨委相信你。”鄭鑒在暫短的糊涂之后刷一下明白了――有人以我的名義寫了檢舉信!真乃天降鴻運!他像無意中撿到了一件稀世珍寶,即突然又激動。
歡迎宴會在招待餐廳舉行,“我代表班子成員熱烈歡迎鄭書記的到來,”隨著農場黨委書記話音最后一個字的結束,領導們響起了專業性的掌聲,這聲音是那么的及時,那么的準確,鄭書記的嘴角微微向上翹動了一下。“下面請鄭書記講話。”黨委書記虔誠且溫暖的目光投向鄭鑒,領導們又獻上一陣專業的掌聲。
鄭鑒沒見過這樣的場面,他有些身不由己的站起身,別扭的表情在這群領導面前顯得那么的不和諧,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他在自己有限的詞匯里努力的搜尋著可用的語言,停頓了好一會兒,“謝謝,謝謝,”沒詞兒了。他幾乎不好意思抬頭,漫無目的的掃視著滿桌子豐盛的菜肴,突然想起局領導的話,“堅決煞住吃喝風。”他總算找了個話題,結結巴巴(有些口吃)的說,“今,今天就這樣了,以后不,不能大吃大喝了。”書記和領導們收斂了笑容,胡亂的吃上幾口,先后紛紛退席了。
鄭鑒酒桌上的〞英雄本色,〞在領導夫人們無限放大和渲染中迅速傳開,幾天工夫,全場職工人人皆知,人們幾乎是奔走相告,慶幸來了個〝包青天!〞也真靈,這幾天,農場的吃喝風幾乎是咔的一聲止住了,就連同級別的副場長們也懼怕這不懂行規的愣頭青。
早上五點鐘,機關門前廣場的大喇叭就響起了悠揚的輕音樂。各科室干部準時的來到這里,自動的排好隊,每日一次的健身操開始了。這活動上級有嚴格要求,它是考核精神文明建設的一項重要內容,活動也成了農場的一道美麗的風景,每天都有散步的職工和群眾圍觀,干部們在眾人欣賞的目光中享受著每一個早晨。“誰是鄭書記,給我做主哇!”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哭喊著。這聲音和悠揚的樂曲形成了極大的反差,人們迅速的圍攏過來,像看雜耍兒一樣自然的形成一個圓圈。“我是,我是鄭鑒,怎么回事?”“鄭書記給我做主哇,你們干部要殺人啦!”女子一邊哭喊著一邊掀開了自己的上衣,霎時間白白的大肚子上露出兩道血印子。“放下,放下”鄭鑒忙說。
各科室的人們陸陸續續的上班了。幾十人的辦公室,除了不時的傳來幾句問候外,再無別的聲音。這是干部門長期養成的習慣。
鄭鑒辦公室的門敞開著,啪的一聲!顯然是在拍桌子,“我真想揍你!你怎么就確定她偷了飯豆子,竟然要剖腹取出來,荒唐!〝鄭鑒大聲的吼著。
“我嚇唬嚇唬她,”
〝什么他媽嚇唬,勁兒再大點兒腸子都出來了!”
“沒那么嚴重吧,”
“現在還這種態度,建議黨委停止你支部書記工作!”
這支部書記叫張強,是場黨委書記的“干”外甥(書記干妹妹的兒子)。到分場任職不到一年,雖然職位不高,但在農場這一畝三分地兒卻是要風有風要雨有雨的。鄭鑒在他的眼里連個鳥兒都沒算。他氣呼呼的一摔門,揚長而去!
黨委按照鄭鑒的要求撤銷了張強支部書記的職務,由鄭鑒親手形成存檔材料,名稱叫做“剖腹取豆。”
形式瞬息萬變,轉眼年末,黨,政,工“三掛馬車”并駕齊驅的說法開始落實。在黨委書記的強烈建議和要求下,鄭鑒又一次被重用,擔任了場工會主席。有意思的是,文件是這樣行文:場工會在場黨委的領導下全面開展工作。
黨委工作會議上,書記全面細致的布置了工會工作,決定工會全體人員(包括主席)立即進入〝第三產業。〞至此,鄭主席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領著全體工會干部“返璞歸真”奮戰在廣闊的天地之中,金黃色的大豆像一顆顆美麗的珍珠補充著工會的經費。一年,兩年,三年。
張強剖腹取豆之后,在組織的幫助教育下進步迅速,很快被黨委任命為勞動服務工司書記兼經理。由于頭腦靈活,適應市場經形勢的需要,負責銷售工會生產的所有產品。至此鄭副處被牢牢的控制在張副科的手中。一年,兩年,三年。鄭主席退休了,終于脫離了張副科的掌控。
退休后的鄭鑒一身輕松,生來好動的性格,老年活動室就成了他站腳的地方,人們都喜歡叫他“黑子”(黑包公的意思)。愿意和他下棋的人很多,不是因為下的好,主要是他認真的勁頭兒總能逗你笑。“別下了,別下了,這張桌子給分場老干部。”張強不耐煩的說。
“那不還有桌子嗎,”
“就用這張桌子,這兒我說了算。”
“欺人太甚!”
“欺負你怎么了,欺負你怎么了”
“不行”
“我揍你,行不行!”隨著張強一個大嘴巴子扇過去,鄭鑒的鮮血迫不及待的從鼻子和嘴涌出,他趕忙用雙手捂住,搖搖晃晃的回家了。
第三天上午十點鐘,一輛黑色的轎車疾速而至,農場班子成員集體迎接,局長從車上下來,第一句話:“馬上請鄭鑒同志。”
“老鄭這幾天可能不在家,”黨委書記說。
“住院了吧!”局長大聲的問。
“不,不,不可能,沒那么嚴重,”
“什么是嚴重!”局長把厚厚的一打子紙摔在書記臉上。
鄭鑒被請到小會議室,自退休后,他沒有機會和資格跨入這神圣的殿堂,他有些手足無措,極不自然的環視著這里的桌椅和每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快過來,鄭鑒同志,”局長大聲的說。
“局長好,”老鄭沒好意思抬頭,他的臉還青著哪!
“鄭鑒同志,你的檢舉信寫的好,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絕不允許黑惡勢力的存在!”
“局長,不是我,”
“對,不是你的錯。相反,我們還要號召全局干部向你學習!”
“局長,真不是我寫的檢舉信”
“鄭鑒同志,不要怕嗎,馬上跟我去局組織部,接受返聘。”局長給了鄭鑒一個怪怪的表情。
“看我這形像,”老鄭不好意思的說。
“哎呀,上車吧。”車門砰的一聲關上了,全體班子成員立正目送。突然門子又開了,局長探出半個腦袋“等候處理!”砰的一下又關上了。
“讓你受委屈了,”局長抱歉的說。
“局長,真不是我寫的,”
“知道,”
“那你為什么還……”
“一大批好干部,在實名檢舉信中誕生了!”局長開心的笑著。這聲音是那么親切悅耳,老鄭這回下定了決心,從此刻開始寫實名檢舉信。
文/郭中會
    錢柜美文網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