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www.qiangui999.com > 短篇小說 > 正文

將軍和他的勤務員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4-24 18:4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將軍和他的勤務員
 
       戰爭結束之后,將軍的勤務員下連隊去了,可很長時間也沒再找到一個合適的勤務員。不是找不到,是將軍太挑剔,派來一個又一個的,都不如他的意,總覺著這個不如走的那個好。
 
       將軍在戰爭年代出生入死,立過無數次戰功,他的獎章就能裝滿兩衣兜,他身上的傷疤數不清,致命的就有八處,毛主席給他送了個外號,叫“八大處將軍”,資格老著呢。
 
       跟將軍當勤務員是美差,干個兩三年,下連隊至少提個排級。但也有副作用,將軍脾氣大,好罵人,動不動就“娘的”,“老子”什么的。有一次,勤務員干了一個不小的錯事,將軍就罵:“娘的,要是在戰場上,我一槍就斃了你。”
 
       這天,某團的團長,也是將軍以前的勤務員,他領著一個叫小邵的新兵就進了將軍的辦公室。將軍抬頭一看,說:“又是個小白臉子?”團長說:“首長,這小邵不錯,有文化,人也勤快,就是,有個毛病。”
 
       將軍不高興,說:“毛病?給我找有毛病的干什么,傳染我啊?”團長趕緊說:“不是,不是身體有毛病。”
將軍就說:“精神有毛病?思想有毛病?那更不好。”團長又解釋:“首長,不是精神,也不是思想,我是說,他有個好看書的毛病。”將軍的眼睛一亮:“好看書?好看書是好事啊,怎么說是毛病?真是胡扯淡。”
 
       團長臨走又給小邵說:“小邵,首長喜歡學習,他需要什么書或資料,你要及時幫他找。”
 
       團長走后,小邵有點局促,也不坐下,老扣自己的手指甲。將軍上下打量一番,問:“好看書?”小邵點點頭,說:“是。”將軍說聲好,站起來,拉開他的書柜,說:“我這有書,你隨便看。”小邵一下子來了精神,上前一步:“呀,這么多。首長,這都是您看過的書?”將軍卻有點不好意思:“呵呵呵呵,囫圇吞棗唄。”
 
       通常的時候,將軍多是喝著茶看書。但他不是連貫地看,而是亂翻著看,這頁看幾行那頁看幾行的,或是一會兒看這本,一會兒又看那本。這時的小邵呢,他從書架上挑幾本書放將軍身邊,再給將軍的大茶杯里倒滿水,沒事做了,自然也看書,但小邵看書不似將軍,他逮住一本就可勁地看。剛開始,將軍還支使小邵拿字典,找書,往茶杯里倒水什么的。可小邵,一旦看起書來,比將軍還投入呢,還寫寫記記的,有幾次將軍喊他,他居然沒聽見,如果將軍不喊他,他一氣看一二個小時也不會抬抬頭。這個時候的將軍卻不發火,往往是看著小邵不停地笑,笑過之后呢,似乎受了感染,再次低下頭去看書。但他看書還是看不踏實,一會兒換這本,一會兒又換那本。過不了多大功夫,又起身,輕手輕腳踱到小邵身后,好像是看看這個小伙子看的是什么書,為什么會看得這么入迷。可一會兒又喊:“小邵,該歇歇眼了,別把眼睛看壞了。”小邵只有放下書,揉揉眼,說:“沒事的。”看看將軍的茶杯,有些不好意思,就趕緊起來,提壺添水。將軍好像也有點不好意思,呵呵笑著說:“到底是年輕,要是我,這么的看書,眼睛會受不了的。”說著就摘下老花鏡擦鏡片,擦了幾下,端起茶杯喝口水,又說:“小邵,也弄個杯子吧,多喝些茶水,敗火,也提精神兒。”
 
       第二天的小邵,還真的拿來一個大茶杯,也學將軍的樣子,守著個茶杯看書。
 
       將軍看書越來越心不在焉了,一會兒看一眼小邵,一會兒又看一眼小邵。再后來,將軍干脆放下自己的書,去看小邵帶來的書,甚至是專挑小邵看過的書。小邵呢,他好像越來越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工作的了,一旦迷到書里去,他就丟下將軍不管不顧了,有時候將軍再喊他歇歇眼,他竟然沖將軍揮手,示意將軍不要出聲。還有一次,小邵可能是在書里遇到了“問題”,他居然給將軍下命令似的,手一伸說:“幫我拿一下詞典。”將軍也好笑,他居然就乖乖地去書架上替小邵拿詞典。
 
       將軍身邊的工作人員發現這事之后也批評過小邵:“叫你來這里是侍候首長的,可你倒好,自己在這用起功來了,還叫首長侍候著。”只是,將軍樂意,誰也沒辦法。有時候將軍的茶杯里沒水了,他也不喊小邵了,干脆自己提壺倒水,甚至順手連小邵的茶杯也添滿。有時小邵發覺了,就非常的吃驚狀,“哎哎”兩聲,急忙從將軍手里奪過水壺,說:“首長,首長,您怎么能這樣。”也有的時候,小邵沒發覺,那就委屈將軍一次又一次地侍候他了。
 
       一次將軍見小邵看軍事方面的書,就叫他談談感想。小邵平時很靦腆,一說話就臉紅,可一旦談起書里的軍事戰略或戰術,那他就一點也不靦腆了,也不臉紅了,滔滔不絕地大談特談自己知道的和理解的——古代的,現代的,中國的,外國的。甚至他還敢在將軍面前談自己的見解呢,并且還敢反駁將軍的看法,把將軍都弄得一愣一愣的。談罷之后,將軍不但不覺得小邵不知天高地厚,反而還更加器重他了,嘴里直個呵呵樂著說:“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啊。我呢,沒上過學,是到部隊學的幾個字,單憑膽子大,靠經驗才打了幾個漂亮仗,要是總結軍事理論,那就說不上來了。”
 
       小邵見將軍這么說,就說:“首長,這書本上的東西是不可照抄照搬的,您在實戰的卓越軍事才能,是不可否認的。”
將軍猛來神,說:“呵呵呵呵,那倒也是,我們那時候打仗,雖說是毛主席在戰略上給畫出了道道,但在戰場上,具體怎么個打法,也要真本事的。呵呵,毛主席都擂著我的胸脯說,抗日大英雄,當之無愧啊。呵呵呵呵,不說了,好漢不提當年勇嘛。”
 
       一天下午,將軍的女兒來父親的辦公室,一進屋幾乎要發瘋了,她親眼看見,一個堂堂將軍,竟然給看書正入迷的勤務員扇扇子呢,不禁大聲吼:“爸,他是你的勤務員,還是你是他的勤務員?”
 
       一老一少都大吃了一驚,隨后二人又都不好意思,將軍做錯了事似的,給女兒呵呵著說:“猛一停電,屋里怪熱的。”覺著此話不妥,又說:“小邵好孩子,學習真用功,知道的也多,他將來,肯定有出息。”小邵就滿臉的理虧,訥訥地說:“首長,都是我不好,您應該批評我才對。”
 
       從那以后,小邵有兩天都沒敢再看書,神情蔫蔫的。將軍看看小邵,就滿臉不解地問:“小邵,怎么不看書了,身上不舒服?”小邵就為難地說:“首長,我不適合在您這里,還是放我回連隊吧。”
 
       將軍火了:“胡說,誰他娘的說你不適合?我樂意,我喜歡。小邵,你別多想,好好看你的書,明年必須給我考軍校,考不好,老子不會饒你的。”
 
       又是一天下午,將軍的表情有些異樣,他怪怪地盯著小邵看書的樣子,端詳來端詳去的,又呵呵樂了一陣子,之后突然說:“小邵,小邵,要是過去,我就認你跟前做兒子。”
小邵嚇了一大跳,說:“首長,你說什么呢?”
 
       將軍一愣神,拍一把腦門兒,就搖著頭說:“不對,不對。我,呵呵呵呵,我,我是說,如果是過去,我就叫你認我跟前做干兒子。”
 
       不想小邵卻哭了。將軍不高興了,沒好氣地說:“你哭什么哭?我是說假設,我是說,如果是過去的舊社會。”
小邵止了哭,說:“首長,我父親去世早,是我娘把我一手帶大的。可是,在您身邊,我感受到了父愛。”
    
       將軍先是一驚,之后便是呵呵呵呵地笑,同時還一把又一把地抹眼淚。
 
 
 
 
 
 
 
 
識丁,原名張俊領,男,河北館陶縣人
    錢柜美文網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