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錢柜999 > 短篇散文 > 正文

余生,用一只眼睛看世界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4-27 17:2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原創 彥子  彥子隨筆 
 
 
余生,用一只眼睛看世界
 
兒時的記憶里,爺爺像旋轉的陀螺,不停轉,不停轉。
 
年輕力壯的時候,爺爺在衡陽一個化工廠工作,搬運東西,很重,很重;年紀稍長,爺爺回到家里,開起了小作坊。這個作坊有點特別,不是加工吃的,也不是加工用的,是玩的,可又不是一般的玩具,而是——鞭炮。
 
爺爺家里常年堆滿爆竹,還有許多包裝紙,紅藥水,以及做鞭炮所需要的火藥。每次,從爺爺家門前經過,都會聽見“咚咚咚”地剁火藥聲,到了快過年的時候,這種聲音更加密集。
 
爺爺會做一種威力無比的大鞭炮,在我們那里叫“雷炮”。“雷炮”,顧名思義,就是響聲如雷。“雷炮”除了響聲大,威力也無窮,里面裝了很多火藥,裝得多不見得管用,還要剁的緊密才能發揮作用。全部火藥蘊藏在一個小小的管子里,點燃,轟然爆炸,驚天動地。因為有很多火藥,而且要剁的很緊致,在制作過程中,就牽扯到許多安全隱患。
 
家里哪怕有一點點火源,碰到火藥,都會引起爆炸;就算什么火源也沒有,用工具一下又一下地去錘煉,火藥通過摩擦,漸漸變熱,到達燃點,爆炸也一觸即發。雖然,許多化學原理我不見得都懂,但我知道這絕對是一項高度危險的工作,隨時都能引火燒身,傷害到自己的健康。
 
爺爺做這門行當不是一天兩天,一次兩次,而是長年累月。吃飯、睡覺的地方,也是自己的工作室,況且,爺爺還抽煙,無疑增加了危險性。
 
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爺爺家也曾發生好幾次爆炸事故,因為事故不是很大,爺爺也沒放在心上,無非敷點膏藥,上點碘酒,過幾天,傷口好了,仍然心癢癢地,重操舊業。
 
在沒有安全檢查的情況下,家里做這項工作,本來就潛藏無數風險,總不能因為每次爆炸都是小打小敲,就抱著僥幸的心理,萬一哪一天發生大的爆炸事故,傷及人的生命怎么辦。
 
伯父和爸爸也曾勸爺爺:年紀這么大了,照說也可以安享晚年,別再倒騰這些東西,搞不好,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到時連累得還是我們后輩,大不了我們幾個子女每個月給你派發糧食。
 
“我還這么年輕,就要吃現成的啦,我才不干!就算不做這個,我也會去做其他事情賺錢糊口,讓我向子女伸手要錢要糧,這不是我的作風……”爺爺一口回絕。
 
在一次次爆炸事故發生以后,在兒女們聲聲阻攔之下,爺爺好了傷疤忘了疼,繼續他的鞭炮生涯。
 
我家房子跟爺爺家房子挨著,每次,躺在床上聽著隔壁房間里“咚咚咚”地剁火藥聲,媽媽就特別膽戰心驚,萬一爆炸了怎么辦,大晚上的,幾個小孩都在睡熟呢。爸爸不在家,媽媽帶著三個小孩,自然提心吊膽。小小的我,幾乎沒法理解媽媽的擔心和焦慮,因為我根本就不懂得,這之中潛藏了多大的危險。
 
直到有一次,爺爺家確實發生了爆炸,那真的是一次嚴重的爆炸,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慘烈,連我家屋頂的瓦片都炸飛,從媽媽頭頂飛過,剛好落在媽媽腳邊,我才理解媽媽的焦慮和擔心絕不多余。
 
當時,我和弟弟正在對面人家的臺階上玩,隔著一泓寬寬的池塘水,耳邊突然傳來“轟隆隆,轟隆隆”巨響,巨響的位置剛好來自我家。我和弟弟不由得一怔,心想:我家發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會有這么大響聲。
 
還沒等我回過神來,猛然,看到媽媽氣喘吁吁地從里屋跑出來,帶著哭腔,大叫:“不得了了,不得了了,爺爺家爆炸了!”媽媽一邊連滾帶爬地跑出來,一手還端著裝滿水的淘米鍋子,淘米水灑了一路。
 
媽媽哆哆嗦嗦地描述:我在后面屋檐下淘米,突然,聽到一聲巨響,轟隆隆,瓦片飛了下來,差點打在頭上。想起剛才的境遇,媽媽仍心有余悸。
 
我家在隔壁,房頂上的瓦片都炸飛,事故地點,爺爺的家該是怎樣一番場景,我沒法想象,也不敢想象,甚至現在讓我憶起,都是一種心如刀絞的殘忍。
 
屋子里還有人呢,爺爺還在里面,媽媽大聲叫嚷。
 
就算沒有媽媽的叫嚷,那一聲響徹云霄的爆炸聲,早就在村民心里炸開了鍋。伴隨如雷的爆炸聲,從爺爺房間里冒出來滾滾濃煙,籠罩在村子上空。住在池塘另一頭的伯父伯母,聞訊而來,村子里的其他人也紛紛來到現場。
 
我和弟弟哭著跑回家,心里充滿了恐懼,雖然爺爺對我不怎么好,但是,我還是希望他活著,健康地活著,我們都害怕失去他。
 
原本緊閉的房門在火藥強有力的轟炸下,早就耷拉著,掉了一大半,仿佛有人破門而入留下的現場,順著這扇炸開的門,伯父懷著焦慮的心,忐忑地推開另外半截門,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一邊走,一邊焦急地喊道:“爹爹!爹爹!爹爹……”
 
滿是硝煙的房子,一片狼藉,屋里到處都是炸得粉碎的鞭炮紙屑,到處都是火藥燒過的灰燼和殘渣,冒著濃濃黑煙,大人們跟在伯父后面,試探著走進房間,忍不住咳嗽不止。
 
爺爺呢,爺爺在哪里?
 
人們著急地叫喊,沒有回應,濃煙滾滾也看不到前面的路,伯父摸索著前進,顫顫巍巍,生怕會踩到什么,帶著哭腔,不停地叫喚:“爹爹!爹爹!”。
 
終于,在一個角落里,傳來爺爺微弱地應答聲,微弱地,像是從地獄傳來的呼叫,掙扎著,努力吐出聲音。
 
“我的爹爹啊!”聽到微弱的應答聲,伯父才發現,原來爺爺就在自己腳邊,隔著黑黑的濃煙,卻看不清爺爺的身影。
 
“爹爹,你這遭的是什么罪啊!”看到爺爺蜷縮著躺在地上,伯父頓時淚如雨下,蹲下來,把爺爺輕輕抱在懷里,用臉貼著爺爺的鼻孔,還有一絲氣息,伯父總算松了一口氣。
 
看到眼前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父親,伯父的心在滴血,他怎么也不敢想象,自己的父親經過這一次爆炸,會變成什么樣。可是,眼下的境遇,哪有時間容他去想象,因為爺爺此時已命懸一線,危在旦夕,現在最重要是,如何挽救爺爺的生命,其他都是其次,人活著,才是最大的事情。
 
爺爺被擔架抬出來的,看不清他臉上的輪廓,因為布滿鮮血;身上的衣服炸成一條一條的破布,耷拉下來,耷拉的破布上,也沾滿了血跡;全身沒有一塊干凈的地方,不是紅紅的鮮血,就是黑漆漆的煙塵,讓人不忍直視。
 
爺爺到底怎么樣了?我的心里充滿忐忑,甚至,我也想跟著他們一起去醫院,看著爺爺,陪著爺爺。
 
媽媽說,小孩子不要去添亂,讓大人放心去照顧,爺爺應該會沒事的。我看到媽媽臉上布滿憂慮的神色,似乎也害怕爺爺有什么三長兩短,盡管,她對他成見頗深,盡管她覺得他處事不公平,但是,到了生死關頭,看著奄奄一息的爺爺,她也希望他活著,完好無損地活著,畢竟,他是我們的爺爺,是我們至親的人。
 
那時,爸爸不在家,媽媽也曾收拾衣服,準備去醫院照顧爺爺。有人說,你家孩子還小,沒人管,不好,你還是在家照顧孩子吧。
 
目送抬著爺爺的擔架,漸漸走遠,我們的心都陷入沉重的深淵。爸爸不在家,叔叔也不在家,爺爺唯一在身邊的兒子就是伯父。每次到了這種危機關頭,伯父作為長子的地位就特別明顯,當時沒有發達的通訊工具,交通工具,在外的孩子得不到消息,在家的孩子只得扛起所有。
 
沒有人商量,也沒人替他做決定,有關爺爺身體康復的重大事項都需要他來決定,那一次,伯父的心里應該經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和煎熬。
 
不管哪一個決定做錯了,都有可能在自己心里留下一輩子的遺憾,因為躺在手術臺上,進行生命考驗的那個人是自己的父親,隨時都可能永遠沉睡,沒法蘇醒。當時,爺爺躺在手術臺上,接受生命的考驗;伯父站在手術室外,也在經歷艱苦的心里角逐。
 
寫到這里,我大概已經明白,為什么爺爺對伯父一家格外親近,格外偏愛。因為伯父是長子,其實,這只是表面的原因,隱藏在爺爺內心深處,隱秘的原因,應該是伯父陪著他度過許多艱苦難熬的歲月。
 
在這些歲月中,他們父子建立的深情不僅僅是血緣關系所能概括,爺爺習慣了把這個兒子當作依靠,當作堅強的后盾,有什么重大事情找這個兒子商量,拿捏不定的主意向這個兒子請教,甚至遇到什么困難,這個兒子都會幫著解決。
 
人心都是肉長的,好壞也是互相,你付出得越多,得到也就越多,或許,那個時候,媽媽沒有想明白,或許,也有一種惡性循環理論在里面。不管怎么樣,我早已釋懷。
 
爺爺吉人天相,經過這次重大爆炸事故,依然從炮火聲中堅強地站起來,憑著頑強的意志,度過了這個劫難。
 
爺爺總算從鬼門關里撿回來一條命,卻永遠地失去了一只眼睛,右眼被火藥炸飛,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不僅是失去一只眼睛的代價,爺爺身上也有大面積的炸傷和燒傷,如條條蚯蚓在爬,慘不忍睹。
 
從那以后,爺爺身體大不如從前,視力也大不如從前,因為失去了一只眼睛,余生只能用另外一只眼睛去看世界。
 
這個世界跟爺爺開了一個玩笑,留下殘缺的一半放進爺爺的視線,但是,爺爺并沒有拿一半的氣力去回報它。因為,在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沒有“自暴自棄”這個詞;自強不息,百折不饒,才是他的人生追求,不懈追求。
 
 
 
彥子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錢柜美文網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