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錢柜999 > 短篇散文 > 正文

停在原地等待——第一章 遇見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4-27 17:4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停在原地等待——第一章 遇見
 
彥梓  彥子隨筆
 
第一章  遇見
 
認識那個男孩,緣于一場偶然!
認識這個女孩,卻是一種緣分!
在那個男孩的心里,一直有這樣一個固執的想法。
聽起來,似乎是一個數見不鮮的故事,關于邂逅,關于愛情,因邂逅而產生愛情的男男女女,再經過大學校園這個環境的烘托,一切都變得蠢蠢欲動,青春蓬勃,讓人不由得展開聯想的翅膀,任憑翅膀自由翱翔。
想象的翅膀掠過廣闊的蒼穹,穿越藍天白云,漸漸地降落,降落,眼看著就要落入一所大學,大學里的圖書館,最后,慢慢定格出一幅清晰的畫面,恍如幻燈片中漸變出來的圖畫,一點點地呈現在大家面前。
大學的校園,校園里的圖書館,不僅僅天生是博覽群書的場所,似乎也是愛情滋生的溫床。古時就有紅袖添香的傳說,到如今,雖有所變換,但情調依然不減,或許,朦朧的情思很容易在書卷氣息中誕生。圖書館,儼然就成了最稱職的月老,氛圍中不自覺就誕生出一種“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愜意。顯然,除了學習,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很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天氣不冷也不熱,應該是南京最宜人的季節,如果可以文藝地來形容,那一定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動植物如此,人亦如此,一切都是生機勃勃的樣子,一切都充滿希望與憧憬。風兒調皮地挑撥人的發絲,陽光溫暖而又恬靜地灑在身上,捂了整個冬天的熱情,也要在這春光浪漫的時節綻放。
那天上午,前兩節沒有課,后面的課卻要等到九點四十分才開始,由于舍友們一向秉承“不到熄燈不睡覺”的原則,所以都睡得晚,若是哪個女人心血來潮,正在追劇,睡覺時間則會推遲得更晚,電腦的光繼續照亮黑夜,為同學們的夜談提供了一個絕佳的理由。因為睡得晚,自然也起得晚,大學課表又不固定,有時候早上第一、二節有課,有時候一上午都沒安排課程,同學們直接就能睡到大中午,一起床就可以吃早餐,順便把中餐也一起解決,如此省事,自然很受學生歡迎。
問題是,這樣的日子久了,偶爾碰上有課的時候,那可就遭了秧,仿佛置身一個滿是美女的黃金沙灘,本應該好好欣賞比基尼美女,結果,突然狂風大作,烏云密布,暴風雨頃刻間就要來臨,比基尼美女們都做烏泱泱的鳥獸一般,“嘩”地一聲全跑光了,留下你,還一臉愕然地看著人家美麗的后背曲線,嘴角淌了“一溜啦”口水,卻忘了自己也應該拔腿就跑,溜之大吉。這就是慣性思考的力量,生物鐘養成后,也形成了這樣的力量,想改都改不過來。
盡管不能迅速改過來,但是著急忙慌的樣子還是要做的,上課遲到,可不是她們所愿,萬一碰上個厲害一點的老師,上課遲到那可是要扣學分,影響成績的。雖說,上了大學,成績沒有那么重要,但一直以來,“分分分,學生的命根”的慣性思想已經在同學們心中根深蒂固,所以,一聽說,影響成績,扣學分,同學們那可是抱著百分之兩百的熱情,打雞血一般,投入早起的行列中。所以,早上有課的畫面是這樣的:女人們三下五除二地起床刷牙,隨便弄濕手洗把臉,然后又“鬼畫弧”似的抹點粉,最后凳子一踢,抓起書包,逃命一般地往屋外沖去,忘了,一邊往外沖,一邊抓一件外套,胡亂地套在身上,別說,一般女人不會這么不修邊幅,就連大大咧咧的男生也不會有這般狼狽不堪。話說,人家古時候,十萬火急的軍事情報不見得有這把勁。
幸好,這天早上沒課,再說,前天晚上也沒人追劇,基本按時睡覺(按著熄燈時間睡覺),所以那種風風火火、十萬火急的軍事情報場面沒有出現,你現在所能瞧見的畫面,完全是另一種風格。
有人剛洗完臉,優雅地打開一瓶香香,對著鏡子認真地涂抹開來;有人則一邊慢悠悠地用手把水往臉上澆,一邊左看看右瞧瞧,是不是哪個地方又多長了一個小痘痘,看得順眼的,瞎糊弄就過去了,看不順眼的,干脆一把消滅掉,消滅過程中,不免各種哀嚎嘆息,然后再顧影自憐一番;有人此時還躺在被窩里,揉著惺忪的雙眼,睡眼迷離地問同伴:“現在幾點啦,你們怎么這么早……”一副人已經醒來,心還在夢中,意猶未盡的感覺,嘴角還殘留美夢過后,口水淌過的痕跡。
雖然這樣兩幅畫面常常出現,常常切換,惹得姐妹們叫苦不迭,但也自得其樂,得心應手。不過,在藍小兮看來,這兩幅畫面對她似乎沒什么影響,因為不管有沒有早課,她的速度幾乎都一樣,起床、洗漱、擦把臉,背書包走人,一樣的事情,不會多一件,也不會少一件,一樣的節奏,不會快一點,也不會慢一點,五分鐘幾乎搞定所有事情。
好姐妹卓文倩,可不如此,她簡直就是這兩幅畫面兩種情形的典型代表,也不是她起得有多晚,做事情有多慢,而是,她的事情特別多,特別復雜,至少比藍小兮多了一大半,比寢室里的其他姐妹們也多了不少。就拿抹臉這個事情來說,一般人只有一個面霜,抹一次基本就搞定,在卓文倩看來,抹臉可沒有那么簡單。首先,不同的霜,大概就有好幾瓶,不,人家不管那些叫面霜,分別有不同的名字,什么打底粉、BB霜,遮瑕霜……各種各樣,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反正都往臉上堆吧。看她的架勢應該有先后順序的,只是在藍小兮這個女漢子眼中,就成了一股腦兒地堆里。一般,等藍小兮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卓文倩正小心翼翼地“對鏡帖花黃”,桌子上那些所謂的瓶瓶罐罐一字兒擺開,隨時待命。
每每這個時候,藍小兮就眼巴巴地看著美女改造工程。卓文倩時而抹點這個,時而搗弄那個,就像大工業時代生產某種東西所必經的工序一樣,卓文倩早上抹臉的工序也一成不變,不會偷工減料,也不會弄亂順序。除了藍小兮在等待,宿舍里其他兩個姐妹也在一旁靜候大美女那張臉能趕快改造完成。三雙眼睛,六道閃電,直刷刷地盯著卓文倩那張正在接受洗禮的面孔,只見大美女不緊不慢地拿出這個,往臉上抹一點,然后畫圈一般,對著鏡子,仔細地把那一點點像冰淇淋的液體,慢慢地涂抹開來,溫柔而又細致,仿佛正在進行整容手術的醫生,認真而又敬業。一圈完成,對著鏡子中天使一般面孔,左看看右瞧瞧,還有不滿意的地方,又趕緊認真地修改起來,直到滿意為止。接著又從另外一個瓶子里掏出一點點東西,沾在臉上,又重復之前的動作,一點點地抹開,一點點地修改,宛如一位要求嚴格的雕塑師,一邊欣賞自己的作品,一邊又不停地修改自己的作品,直到露出滿意的微笑。顯然,對于卓文倩來說,她那張臉,無疑是她最得意的作品。
“哎呀,大姐,可不可以快點,真不知道,你那張臉招你惹你啥了,往上面抹這么多東西,不怕人家承受不起么?”周曉音早就背好書包,站在門口,躍躍欲試地往外走。
卓文倩剛抹好臉,看起來一切準備都妥當,就等著她跨上包走人,突然,她又想起什么似的,在那張已經很完美的臉蛋上,又加了一點什么東東,其實,加這點細微的東西,一般人也感覺不到,大概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能有所感覺。周曉音是個不知修飾,風風火火的假小子,假小子的世界自然不懂小女人的心思,特別是大美女的心思,所以她很納悶,這女人明明就很漂亮了,怎么還要加東西,表現出來的就是嘴里嘟囔道:“美女,很美了,別折騰了。”
“不是還早嗎,前兩節又沒課,去這么早干嗎!”卓文倩終于從她繁忙的工作中抽出一點時間,抬起頭,看了一眼周曉音,似乎在說,時間還早,不用著急。她用眼神安慰了周曉音著急的情緒后,又趕緊投入之前的工作,一邊專注地看鏡中的自己一邊認真地整理她那彎曲如瀑布一般的長發。
老大沈如怡倒很淡定,看情形也知道卓文倩一時半會不會好,索性拿起一本書,站到陽臺上靜靜品讀。人如其名,老大顧名思義就是寢室里最大的,不過,沈如怡不僅僅是因為年齡稍長而得到這個美譽,更是因為她的品行和性格,令大家折服,所以被姐妹們尊稱為“老大”。老大,本來是沈如怡在宿舍里的專屬,誰知,一叫就叫開了,變成全班同學的“老大”。不過,在班里其他同學眼中,沈如怡也是當之無愧的老大,為人沉穩,對人熱心,做事認真,樂于助人,深受同學們的愛戴,同學們差點叫她——知心姐姐。
差不多一頓飯的功夫,卓文倩那張臉才改造完成,即將閃亮登場,接受姐妹們的檢驗。變戲法一般,大美女就要揭開她美麗的面紗,改造成功與否,就看這一瞬間。嘩啦啦,大美女駕到,神秘的面紗也徐徐揭開,還甭說,光彩照人,熠熠生輝,燦若明星,讓人為之一振,心潮澎湃,口干舌燥,幾欲先走,哦,這是男生所見時的心理反應。女人對待女人,自然要苛刻一些,也會矜持一些,就算矜持與苛刻,你不得不贊嘆,卓文倩這化妝的功夫還是了得,硬生生把一個美人胚子塑造地更加美人胚子,雖然卓文倩本人也很漂亮,但是經過改造后,至少又上了三個臺階,由之前和藹可親鄰家妹妹的小女人氣質,變成HOLD住全場高貴典雅的女王范兒,臉蛋比平時著實耀眼了很多,也粉嫩了很多,最重要的是,還放出明晃晃的光芒,根本不用美顏相機,人家自帶美顏效果。
難怪流傳這樣一句話:“沒有丑女人,只有懶女人”。美女都是時間加勤奮堆出來的,當然是指化妝方面的勤奮,不修邊幅懶得動彈的藍小兮只能做丑女人。再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光有時間、光很勤勞,沒有那些所謂的瓶瓶罐罐,估計也難成大美女。幸好,她不丑,因為天生皮膚白皙,眉眼清澈,放在美人堆里,也不會給美女拖后腿,放在普通人群中,倒也讓人有幾分印象。雖然不施粉黛,但明眸皓齒,眼角帶笑,嘴角掛俏,不由得令人心生幾分愛憐之意。由于體型較小,神態苗條,看起來也清新怡人。
教室在教學區,宿舍在生活區,中間隔著一條寬寬的馬路,以前跨越在馬路上方的是一座天橋,高大而又宏偉。不知哪一個位高權重意氣風發的領導,突然一拍腦袋,大喝一聲,于是決定,把高大宏偉而又嶄新堅固的天橋推掉,掘開地面,在地下挖一條通道,供同學們行走。
多年以后,藍小兮依然還記得,剛來學校的時候,所見到的那座令人望而肅然起敬的天橋,由鋼筋水泥建成,上面赫然地鑲嵌著幾個大大的字:××大學90周年校慶。氣勢恢宏,一種驕傲與自豪的感覺油然而生,如果之前,她對這所學校還有幾分不屑與顧忌,看到這座氣勢恢弘的天橋,以及橋上那幾個顯赫的大字,她才真正地感覺到,這個學校一定不會辜負她的努力與希望,完全有能量承載她的智慧與勤奮,她也將在這個平臺上,學習更多知識,發揮更好的自己。不僅行走的人們一抬頭就能看到這幾個大字,就連來往的車輛,里面坐著的人也能把這幾個大字深深地印在腦海。
現在變成地下通道,風格完全變了,看不到恢弘,也看不到大氣,唯一可見地就是川流不息的車輛,地下通道的出口,都變得默默無聞,跟之前的大氣風格完全就是天壤之別。不過,事已至此,也無從考究,但愿下雨的時候,不要把地下通道變成地下水道。
從生活區走到教學區,差不多要十五分鐘,中間,有一段時間,天橋被炸毀,橫在馬路中間的柵欄也拆除,同學們可以直接穿越馬路,反正大路在維修,來往的車輛也少,大家自然可以有恃無恐地穿越在馬路兩邊。對于那些晚起,快要遲到的同學來說,無疑是一種福音,能省幾步是幾步,能快幾分就快幾分,再說,對喜歡走捷徑的同學來說,這無疑是到達教室最快的捷徑,他們當然樂此不疲。雖說,為了節省那么幾步,那么幾分鐘,同學們毫無怨言,但周圍一邊狼藉,塵土四起,特別是下雨天,滿身泥土,滿腳泥濘,倒也讓人叫苦不迭,此時走捷徑的代價就是彼時下雨天滿身的泥濘。
差不多大半年的時間,地下通道終于修好,馬路上的柵欄也恢復,狼藉漸漸沒了,只是那座恢弘大氣的天橋再也不見,被默默無聞的地下通道所取代。早來的同學,還能追憶出那座天橋的模樣,稍后幾屆的學生,幾乎就不知道天橋這一回事,終究是,你所能見證的只是你做能瞧見的,你沒有瞧見的,自然不知何處說起。
人家都說:“四個女生走在一起,一定是大一學期的新生;三三兩兩走在一起,應該是大二的學生;到了大三、大四那可不是跟宿舍女孩走在一起,要么就是獨來獨往,要么就是跟男朋友走在一起。”話雖這么說,但也有例外的時候,如果到了大三、大四,還是沒有男朋友,或者男朋友不在邊上,那是不是也可以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藍小兮她們宿舍就是這樣的代表,這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如果她們都沒男朋友,其他人倒還好,照說,光彩照人,傾倒眾生的卓文倩大美女不可能沒人追,話又說回來,漂亮的女生不見得沒有男朋友,或許只是因為男朋友不在身邊,再或者是,她們即使有男朋友,也喜歡拋棄男朋友,享受宿舍姐妹們的美好時光。這么一說,也沒什么好疑慮的。
顯然,她們不是大一的新生,但她們仍然是四個人一起上課,一起下課,碰上有人要上廁所,說不定還一起結伴而去,其他事情自然也是集體出動。這不,她們四個一起說說笑笑地往教學區走去,一邊走,一邊聊聊八卦,若是看到帥哥,也會互相提醒,一起欣賞,欣賞完畢以后,還要交流心得,評價一番。若真的路過的帥哥貌若潘安,定然也會有人花癡一番,心動一下,其他人也會跟著起哄,揶揄一番。不過,花癡歸花癡,心動歸心動,帥哥過后,還是四個有說有笑的女人,一邊心旌蕩漾,一邊浮想聯翩,各想各的心事,笑得卻是一樣的表情。
看看風景,瞄瞄帥哥,再加上一路上的說說笑笑,打打鬧鬧,十五分鐘一下子就濃縮成幾秒,對于她們來說,好像就是幾秒鐘的工夫,就從生活區的最里面,跨越到教學區的最前端,一看時間,才剛剛九點,別人還沒下課,教室也還沒空出來,到了教室也沒地方坐,還不如另外找個地方,好好休息。
“你看,剛才還催我,現在是不是來早了!”卓文倩逮著了機會,趁機朝周曉音發泄她之前被催促的窘境,雖然是發泄,但也還是面帶笑容,順便音帶嬌嗔,頓時,讓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旁邊的男生聽了,似乎也進入想入非非的境界。
“美女,早一點來,不好嗎,還可以去圖書館看看書!”周曉音忍不住反駁,“平時也沒時間借書,這回正好有時間去。”
話說,周曉音說得還真對,平時經常聽老師感嘆時間過得飛快,不要在大學校園浪費光陰,除了這苦口婆心的語言,勢必還要加上情真意切的表情,頓時感動了許多同學。一個激靈,她們就打算去圖書館里借一大堆書,好好度過大學四年,以至于畢業以后,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而悔恨,也不會因為虛度光陰而懊惱。
問題是一個激靈過后,就沒有了下文,四個女人依然該怎樣還是怎樣,不過也不能全部包括。至少老大沈如怡還是蠻勤奮努力,典型的好學生模樣;藍小兮也有自己的興趣愛好,寫寫東西,看看書,閑來無事,作詩一首,自娛自樂;對于卓文倩大美女來說,她的最大愛好當然就是研究服飾和化妝品;周曉音嘛,不喜歡美衣、美鞋,也不像老大一樣,直接鉆進書海里,更不會像小兮來個文縐縐,酸溜溜的感慨,她的愛好就是美食,外加追劇。話說,寢室里,好看的韓劇都是她推薦的,她以身試法,先看完了,覺得好看再推薦給其他姐妹。所以,激靈對于有些人來說,終究也只是存在心里,沒有化為行動,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借口給耽擱,比如說,沒有時間。不順便去借書,常常成為最直接聊得,最得心應手的借口。這不,好不容易,四個姐妹都在場,四個女人都可以去借書,此時才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只有“天時地利人和”都具備的時候,才是借書的最佳時機。
其實,也不一定真的去借書,或許只是看一看,看到吸引眼球的封面就翻一翻里面的內容,或是吸人眼球的標題,也可以繼續翻翻,若是既沒有吸引眼球的封面,又沒有吸引眼球的標題,那大概只能被她們一掃而過,不帶走一片灰塵。在她們看來,這三四十分鐘也看不了什么深邃的內容,根據她們哲學專業背景,深邃的內容必須要好好地花上一上午或者一下午才能進入狀態,挖掘書里的精華,需要時間去思考。既然沒法做到這樣,還不如找些有趣的書,打發等待的時間,或許,什么也不看,就在圖書館晃悠、晃悠,不知不覺就晃悠到上課時間,這樣就可以堂而皇之跑去教室。
一到圖書館,姐妹們就各自分散,雖說,吃喝玩樂的時候,她們經常是四個人一起行動,但是遇到學習上面的事兒,大家還是蠻有主見,分頭行動,各自完成自己的任務。老大去資料室找她所需要的資料,周曉音跑去還書,卓文倩直奔雜志專柜,看八卦。雖然時間還早,但又不那么充裕,對于藍小兮來說,這不早不遲,簡直就是雞肋,既然不能好好看書,隨便找個自習的課桌復習功課也好。
放眼望去,全是空著的座位,在密密麻麻的空位之間,零星地散落一些人影,書包,書之類的,三三兩兩,零零星星,幾乎可以用空蕩蕩來形容。藍小兮簡直為這樣的壯觀景象感到震驚,并為之心曠神怡,把酒迎風,且高歌一曲。想想幾個月前的高峰期,熙熙攘攘,人口嘈雜,恍如菜市場,別說空位,能找個安身的小角落也是難事,都快趕得上“無立錐之地”這個成語。
每學期的期末考試,碰上炎熱的夏天,或是寒冷的冬天,都是圖書館運用的高峰期,也是圖書館座位空前繁榮的時刻。在這樣的時刻,通常天剛蒙蒙亮,同學們就爭先恐后跑到圖書館外面排隊,等待圖書館大門的打開。那盛況,堪比春運時期的火車站,一溜又一溜的長隊,彎彎曲曲,如果此時可以航空拍一下,那一定是幾條墨綠的長絲帶,一直延伸到校門口,若是不彎彎曲曲,恐怕都要穿越中間的馬路,直接排到對面的生活區,這樣,同學們一出宿舍干脆就排隊等候。
如此盛況,校領導見了,大概會淚眼模糊,感激涕零:咱們學校的學生是多么地勤奮,多么地努力,多么地熱愛學習,冒著嚴寒,頂著冷風,排著長隊,只為了去圖書館找個位子學習。如此好學而又意志堅強的學生,怎能不令校領導感動,感動之余,心里也油然生出一股自豪感與成就感,這可都歸功于自己教導有方,管理有方,才培養出這么一批熱愛學習,不畏艱難的學生啊!
不好意思,您想多了,一個聲音高叫著,提醒那個正沉浸在喜悅感和自豪感的領導,同學們確實是冒著嚴寒、無懼冷風凄雨地在等待,等待進入圖書館,可是,之所以要忍者暫時的寒冷,在外面排隊等候,更多的是為了長久的溫暖。當然,也不能排除那些真心熱愛學習、忠于學習的人,泡圖書館本來是他們的常態,現在的時刻,只是增添了幾分競爭。因為,更多的人去圖書館,只是為了圖書館里的空調,自習只是其次,“蹭”空調才是王道。
盛況不僅僅在于排隊等候的那一時刻,同時也出現在大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那不僅是比腿快的時候,也是比眼快的時候,只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才能第一時間做出正確的選擇,第一時間拔腿就跑,跑進圖書館。通常情況下,大門一開,開門人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見著同學們一個一個地與他擦肩而過,如離弦的箭一般,沖進去,一不小心,一不小心,就要發生踩踏事件。畢竟,個個都是有點水平的大學生,這點素質還是有的。
跑進圖書館是第一道關卡,跑進去以后,接下來就是占據有利位置,當然,先進來的同學還有機會選擇,如果猶豫的時間一長,一眨眼工夫,可能到手的鴨子就要飛走了。一猶豫,人家就捷足先登,后來居上,剛剛還放在眼里的座位一轉眼就放了書包,坐了人。有些人,除了給自己占個好座位,可能還背負使命,要給室友、同學、朋友抑或是朋友的朋友、同學的同學占個位子,有時候就像在發傳單,每個課桌放一本書,只放課桌上,那也不行,凳子跟桌子一起放,才保險。
或許,這樣的情況多了,有人怒了,干脆前一天晚上拿著一壘書放在想坐的位子上,第二天不用早起,也不用排隊,更不用費盡心機去搶位子,直接來到目的地就行。大家一直占據原來的位子,就像私有財產,不肯動彈,任你第二天起的有多早,排隊多辛苦,跑得有多快,沖進圖書館一看,啊,都被書本占滿,哪還有空余的地方,更有甚者,把桌子和椅子鎖在一起,人家想搬也搬不動,各種占座奇招呼之欲出。
占座之風,愈演愈烈,每一個同學晚自習后,都磨蹭到圖書館閉館的那一刻才依依不舍地離開,她的依依不舍當然不是學習,而是害怕她人一走,座位就被其他人占去,干脆等到熄燈的那一刻。如此一來,圖書館的座位就實行了“私有制”,第一次把它占為己有的同學成了它的主人,儼然就是早期的“圈地運動”。這樣一來,沒占到位的同學自然抱怨連連,雖然第二天起得很早,結果還是撲了個空,心里很不平衡,就向管理員投訴。投訴的結果,每天晚上圖書館來一次座位大清洗,所有放在上面的書、本、水杯、筆或是其他占座物都統統掃蕩,掃蕩到一個固定的區域。第二天早上,重新洗牌,大家重新排隊,重新占座,這樣,對于那些早起排隊的人,也算公平一些。那些占了座位,卻大半天沒來的,只能去無人區找“占座物”。
中國人大概都喜歡跟風,看到人家去圖書館占座,自己也不甘落后,也跑過去占個位子,其實好多人不見得都用上了這個座位,只不過“因占座而占座”,就像買房子一樣,哎呦,人家買了好幾套房子,咱們也去多買房,多囤房,也成了“因買房而買房,因占座而占座”。房子不見得都住著人,座位不見得都坐著人,不過,沒關系,就算不用,留個位子放那也好,哪一刻,心血來潮,想學習,還有一個溫暖的地方可以避寒。
所以,很多時候,座位上明明就沒有人,可是,每個座位上又都擺滿書,想挪開,又怕人家只是去上個廁所,或打開水;不挪開吧,等待了大半天,也不見有人來,完全就是浪費資源。這種晚上清零的方法倒是讓資源浪費的成本降低很多,也激勵了那些早起的同學,人們都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同學有個好座位也不錯。
你很難想象,圖書館的位子會這么火爆。確實,身在北方高校的學生或是身在很南方的學生很難想象,南京這“不南不北”的地方,冬天竟然會那么冷,不是一天兩天,或是一個星期、兩個星期,而是一個月,兩個月。冬天冷,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夏天也熱,這一冷一熱兩個極端,讓你能夠深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冰火兩重天。初來南京的學生哪會適應,就算在南京呆了十年八載,面對這樣的天氣,也是各種嘆息,各種埋怨。
寒冷期已過,占座現象自然瓦解,現在也不是期末,沒什么考試,同學們也不用疲于奔命地跑來圖書館抱佛腳。由于人少,圖書館里顯得很空曠,不小心咳嗽一聲,還能聽到回聲,像是石子打進了深潭泛起一點漣漪,徐徐的,緩慢而悠長。
看著眼前這么多空位,藍小兮來不及環顧周圍的環境,就近找個空位坐了下來。她的對面坐著一個男孩,此時,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從她走進圖書館,進入他視野的那一刻,他的心就不平靜。
這個女孩,他并不是第一次見。
第一次見她,或許是在去食堂的路上,或許是在去教學樓的路上,那時她正巧笑倩兮地向他走來,然后又飄然地遠離他的位置。那樣的笑容進入他的腦海,就揮之不去。
“也許,我應該去認識那個女孩!”那時,他就在心里想,可是,一直都停留在腦海,在心里,沒有付諸行動,結果還是沒有故事。
那個女孩,還有那純凈的笑容,像一顆種子,在他心中發芽,慢慢拱出土壤,長出幼苗、不斷變大,變大,很快就要長成參天大樹,占據他整個心房。
再一次見她,她穿著紫色的碎花裙子,洋洋灑灑花朵點綴在紫色的棉布裙上,猶如她臉上明媚的笑容點綴在他的心窩。細膩的碎花,淡淡的棉布,如墨染一般,從書卷中走來,從山水畫中走來,她給他的感覺,就是這樣,仿佛來自遙遠的古代,娉娉裊裊,清新脫俗,滿身的淡然,卻又掩飾不住她臉上的俏皮的笑容,小女孩一般惡作劇得逞的笑,又或是閨房中呢喃嬌羞時的笑,怎樣的怎樣,他都覺得她——美。笑起來的時候,像金庸筆下的鬼靈精怪的黃蓉;不笑的時候,又像清水出芙蓉的神仙姐姐,在他心中,他總能找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他。她仍然是那樣,笑著,走著,猶如美麗的蝴蝶翩然而至,又從身邊緩緩離開,耳邊還縈繞她銀鈴般的笑聲。他看呆了,癡癡地,貪婪地吮吸她身后留下的空氣,空氣中散發著快樂的味道。
“她的笑容那么干凈明亮,像初升的太陽,永遠沒有憂愁。”他的心,也跟著明朗起來,仿佛偶遇一朵美麗的花,看著它一點點綻放,你的心,也會一點點綻放。如果,快樂可以傳染,他已經被深深地傳染,而且不可自拔。
走在校園的小路上,他會無意識地去尋找那張熟悉的臉,還有那飄然而過的身影,心中的那顆幼苗不知不覺已經長成參天大樹,思念也在潛滋暗長。
“什么時候,我才能看到她,看到那個女孩?”能看到那個女孩,成了他生活中最大的期待。
他見她的次數越來越多,有時,是在去上課的路上;有時,是在去吃飯的路上;有時,在校園里,走著,走著,突然一抬頭,就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有時,或許根本就沒有看到她,但是,在他的腦海里,那個女孩就這么出現了,突然出現,就在眼前,笑語盈盈、裊裊而來。
他就是那個男孩——林以宣;
而那個令他念念不忘,魂牽夢繞的女孩卻是——藍小兮,一個并不知道自己存在一個男孩心里的女孩,一個柔情似水而又堅決如鐵的女孩。
此時,他又看到她,在圖書館,在靜靜地圖書館里,她朝他走來,徐徐而來,臉上帶著絲絲笑意,如美麗的仙女,向他走來,朝他微笑,身后開滿鮮花。他的心漸漸融化,一點一點,化成水蒸氣,慢慢地飄向她,腦海里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她。不會吧,難道又是自己的錯覺,這樣的畫面,曾經多少次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這樣的畫面,曾經多少次讓他從夢中笑著醒來。
難道這又是一個夢,一個讓他不想醒來的夢,可是,現在明明就是白天,而他身處的地方也的的確確是圖書館。他忍不住掐自己一把,以此證明,這并不是一個夢,美麗的夢。
那個女孩,來了,真的來了,就在眼前!
他的心幾乎沒法控制似的跳到嗓子眼上,明明很開心,明明很激動,明明就想眼睛一直看著她,定格,不想再挪開;可是,他又不能那么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盯著她看,不僅觀容不雅,也會把對面的女孩嚇到不敢抬頭,為了保持矜持,保持他優雅的觀容,他拿起手中的書,擋住大半張臉,露出兩只眼睛,偷偷地看。
她似乎是在尋找什么,尋找座位嗎?他有些慶幸,因為他剛好一個人霸占了一整張課桌,但是其他座位都是空著,他只是偏居一隅,坐在桌子的一個角上。
“但愿她能看到我這個桌子,坐在我的對面。”他向天祈禱,手緊緊地攥著書角,默默地注視,她朝他走來。
“如果,她坐在我的對面,我一定會跟她打招呼的。”他在心里默默地給自己打氣,攥著書角的手有點發燙。
“可是,這么多空位,她會坐到我這一桌嗎?”他有些忐忑,整個人變得緊張,仿佛身上有一根筋緊繃的弦,一不小心就要拉裂,手心由發燙,漸漸變得潮濕,細膩的汗珠沁出皮膚,潮潮的,唯有閉著眼睛,等待奇跡。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奇跡真的發生,那個女孩朝四周望了望,然后,不經意間,真的是不經意間,在他的斜對面坐下,同一張課桌,不同的方位,呈一條對角線,她在桌子的東南方,他在桌子的西北角,這樣的距離剛剛好,不用面對,也很坦然。
他的心完全不受控制,猶如一只雀躍的小兔,馬上就要從懷里跳出來,鎮定、鎮定,必須保持鎮定,理智提醒他,不能慌亂,哪怕夢中的女孩就在眼前。可是,情感又怎能這么快甘拜下風,一次一次地摧毀他的理智,一次一次地侵蝕他的內心。那顆心,早已不屬于自己,歡欣雀躍地像一直隨時都會蹦出來的麻雀。
書,已經沒法看,哪怕只是瞥一眼,書中的字眼都會變成對面女孩“巧笑倩兮”的面龐,再多瞥一眼,則變成女孩立體的圖像,在他眼前,晃動。鼻子沒法順暢地呼吸空氣,胸口膨脹,像一個隨時都要爆炸的火球,為什么會這樣,他的臉一陣熱,心也跟著灼熱起來。
“我應該要做些什么,我能做些什么?”他的心沒法停下來,理智也漸漸慌亂,在強烈的感情面前早已丟盔棄甲,找不到方向。
那個女孩,坐在對面,氣定神閑地看著書,絲毫沒發覺對面男孩的狂熱,甚至她的眼神都未曾從他身上飄過,更別說,在他身上停留。
此時,藍小兮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書,本來,她還想找一個沒有人的桌子坐下,可是,每一張桌子都坐著那么一兩個人,沒辦法,只得就近找了一個還算空曠的位子,安頓下來。她能感覺對面坐著一個男孩,什么容顏,她無甚關注。管他什么容顏,與我什么關系,她來不及抬頭看人家一眼,坦然坐下,怡然自得地坐著自己的事情。可是,眼角的余光還是不經意從他身上掠過,他有些躁動不安,書翻過來,又翻過去,眼神并沒有放在書上,更多的是一種掩飾,心思似乎也沒有專注在書本上,站起來又坐下,坐下又想站起來,如此反反復復,讓對面的她有些著急。
“真是的,這男生要干嘛,要走就走唄,干嘛老動來動去的?”盡管,小兮在心里不由得嘀咕,但還是沒有好好看看他,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視角的余光,也談不上眼神碰撞的時刻。
確實,那個男孩已經完全躁動不安,拿起書,看不進去,放下書,又不知道干什么,坐著不舒服,站著也無濟于事,這種躁動不安就這么如影隨形地跟著他,欲罷不能。真想勇敢地走向前,跟那個女孩好好聊一聊,哪怕只是打個招呼。真的,這個想法在他心里醞釀了很久,馬上就要呼之欲出。可是,內心那個叫做“膽怯”的東西一直在作祟,在每一次想法就要付諸實踐時,它就突然出現,莫名其妙就出現,教唆他退縮,退縮,趕緊退縮。
也許,只是害怕,害怕打招呼不成,反而嚇到人家;害怕遭到拒絕后,連那份遠觀的美好都會打破。真希望她抬頭看我一眼,四目相對的時候,就有打招呼的空隙,可是,那個女孩連抬頭的時間都沒有,她那么專注,那么專注地盯著眼前的書本,別說會有四目相對的艷遇,哪怕她抬頭看我一眼,給我些許勇氣,我也不至于如此躁動不安。他看著她,認真地看著她,只期待,她的一個抬頭,一個正臉。
沒有,什么也沒有!
哪怕他把書翻來翻去、哪怕他走來走去,都不能吸引她的目光。她還是那樣專注地坐著,專注地盯著書本,靜如處子,不著痕跡。真想一走了之,不用面對,也不用這般心動,可是,那個女孩就在他面前,他怎么舍得離開,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看著她的專注,看著她的安靜,也是一種莫大的幸福
原來,她安靜的時候,也可以這般美好,仿佛時間已經靜止,連思想也不再流動,唯一能感知存在的是那顆狂跳不已的心。如果,時間靜止在這一刻,該多美好,此時,只有他和她,共一張課桌,連成一條線,靜止成一幅永恒的畫。畫面上,女孩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書本,而男孩,目不轉睛地盯著對面的女孩。
這樣的畫面是不是很像卞之琳那首詩所描述的境界:“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只是有些許悲涼,你是我眼中的風景,可是你從來就不知道我的存在,而去尋找別的風景。
“勇敢一點,努力走出第一步!”男孩在心里給自己打氣,步子就要邁出去,想說的話也要脫口而出,可是,快到嘴邊時又咽了下去。這樣,是不是太莽撞,人家會不會反感,會不會讓自己的形象大打折扣,男孩又一次在心里猶豫。這是一段難熬的時間,也不知道這個女孩什么時候走,到時可以跟她一起走出圖書館,總能找到機會來一次絕美的邂逅。
可是,那個女孩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眼睛盯著書,紋絲不動地坐著。男孩早已按捺不住,看書沒法進行,搭訕又不能,就這樣如坐針氈地坐著,也不是辦法,他真怕自己一沖動會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壯舉。
他終究不是什么高調的人,也終究不會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壯舉,就這樣順其自然,偃旗息鼓。可是,他又不甘心,難道就這樣埋沒自己的心情,白白失去這來之不易的機會,那么多空座位,女孩偏偏選擇坐在我的對面,是不是冥冥注定有什么,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想到這里,他不由得露出久違的微笑,這樣的緣分,我豈能錯過,總該要抓住什么。
藍小兮正一門心思想著書本上的內容,突然,眼前似乎出現一個什么東西,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一張紙條,還有一個男孩的手,紙條攥在他的手心。她滿懷疑惑地抬起頭來,本想好好打量眼前這個男孩,可是,還沒等她回過神來,那個男孩就匆匆地走了,只留下一張紙條還有兩個字:“給你!”與其說是走,還不如說是逃,他真的是逃也似的跑開,生怕會被人叫住。
藍小兮有些茫然,這是什么節奏,在圖書館接到紙條,這可能是大學中的第一次,只不過這樣的情節,并不新鮮。許多美麗的女孩,都有這樣的經歷,只是自認為不是第一眼美女的小兮,沒想到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如果,沒有“給你”這兩個字,她還真懷疑,這張紙條不是給她的,那個遞紙條的人,她分明就不認識,連個照面都不給。
她并沒有想過立即打開,而是在心里琢磨,這張紙條上會寫些什么呢,或許,并沒有什么,大概只是一個惡作劇,或者平常的問候之類的,藍小兮越琢磨越好奇,越好奇越想看。怕什么,不就是一張紙條嗎,本來就是給我的,不看白不看,女漢子的精神在關鍵時刻還是很能發揮作用。大義凜然,視死如歸地,她打開了紙條,一行字映入眼簾:
 “嗨,你好!我叫林以宣,很想認識你,可以交個朋友嗎?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希望能收到你的短信!”
看到這行字,她突然有點害羞,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剛才,她還在思忖,男孩遞給女孩的紙條一般會是什么內容,這回大概已經知道真相。或許只是普通的交友信息,跟愛情無關,可是,這樣的話語,算不算關于愛情,她也把握不準。
也許,只是交個普通朋友吧,小兮自我安慰。可是,她連那個男孩長什么樣,都沒看到。她開始努力回憶之前眼角的余光所收集到的那個男孩的樣子,應該不是很高,好像也不矮,好像不胖也不瘦,或許有點胖,好像有點黑,好像又不黑,思來想去,想來思去,還是想不起人家的樣子,總而言之,就是毫無印象。肯定不屬于帥哥行列,不然剛才坐在藍小兮這個花癡少女的對面,藍小兮起碼也會多看幾眼。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不是“外貌黨”的藍小兮,也不例外。
而林以宣,在遞出紙條的那一霎那,已經跑得沒了蹤影。看完紙條的藍小兮驚詫地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等她回過神來,準備搜索遞紙條人的背影時,那個男孩早就消失地無影無蹤。
 
    錢柜美文網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