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隨筆美文 > 情感隨筆 > 正文

我臟亂的樣子,我自己都覺得惡心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20-04-27 18:1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1,
 
男友說我最近變的很奇怪。
 
已經有大半年了,每個月總有那么兩三天,我就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女人,讓他感到陌生,也感到害怕。
 
他擔憂的說,寧寧,你是不是生病了?
 
譬如,我們在一起吃飯時,我忽然就會渾身一震,然后,什么話也不說,只管推開碗筷,莫名其妙的離開。
 
再譬如,我們在一起親熱時,我也會突然渾身一震,然后,冷冷的看他一眼,只管把他推開,穿上衣服離開。
 
男友還說,他如果試圖叫住我,我便會回頭狠狠的瞪他。那根本不是我的眼神,陰冷中,透著一種說不出的陌生。
 
難道你自己一點都意識不到嗎?你不知道,每次看到你“渾身一震”,我都會嚇得要死,你那樣子就好像……就好像突然被什么東西上身了!
 
其實,我最近也覺得自己很奇怪。男友說我跟他在一起吃飯,親熱什么的,我都知道。隨后,我只是感覺自己身上困到的要命,意識也變得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完全清醒過來后,有時,竟是發現自己喝醉了,在午夜的街頭,正抱著一個垃圾桶,拼命的嘔吐。
 
有時,竟是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天臺頂上,正準備往下跳……
 
有一次,當我清醒過來后,居然發現自己躺在一個臟兮兮的小旅館房間里,一個惡心的陌生的男人,坐在我旁邊,正流著口水脫我的衣服。
 
是的,每個月總有那么兩三天,我會遇到這些莫名其妙的奇奇怪怪的事情。男友說我是被什么東西上身了,可我是唯物主義者,素來不信鬼神。
 
我只是懷疑自己得了某種可怕的的病!
 
當我把自己的“病癥”告訴了71歲的姥姥的后,姥姥卻也震驚的說,一定是撞到什么邪門的東西了,天啊,是什么鬼東西要害我的寶貝外孫女?
 
姥姥讓我去找開小酒館的楊梅,姥姥撇撇嘴說,那楊梅雖然沒什么出息,但有關這方面的事情,她多少還是懂一些的。
 
姥姥焦急的要陪同我一起去找,可我沒讓姥姥去,我說我自己去就行了。
 
2,
 
楊梅的小酒館開在一個巷子里,只有很小的一個門簾。都說酒香不怕巷子深,楊梅的酒香不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的酒館因為開在這巷子里,生意一點都不好。
 
可我那天去找楊梅,并不是想讓她看看我是不是真的中邪了。我終歸還是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我去找她,只是因為姥姥想請她去家里吃飯。
 
我已經有大半年沒有見楊梅了。那天傍晚,當我走進那條巷子,掀門簾走進小酒館后,看到里面依舊沒有什么客人。
 
楊梅有28歲了,只比我大了4歲。人長得還算漂亮,可一張臉總是冷冷冰冰的,給人一種很難親近的感覺,因此,我一直不怎么不喜歡她。
 
她站在柜臺后,正閑閑的玩手機,抬頭看到了我,忽然就怔住了,隨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我開門見山的跟她說,姥姥讓你有空回一趟家,她說她托人給你介紹了一個男人,剛死了老婆,年齡比你還大不了20歲,事業有成,跟你蠻般配的。據說頭雖然有點禿了,不過長的老帥老帥的。
 
楊梅沒有接我的話。她抬頭再看一眼,又是無奈的嘆口氣,只說讓我等她一下,然后,便起身去了小酒館的后院。
 
楊梅離開后,我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她簡直太討厭了,一看到我就嘆氣,難道覺得我就要死了嗎?也不知她嘆的哪門子氣!
 
我發現店里的廚子不知什么時候溜了出來,戴著一副墨鏡,站在那里,似乎正在研究我。
 
楊梅是個怪人,她雇的廚子就更怪了,30來歲,高高瘦瘦的,一只眼睛也不知怎么瞎了,白天黑夜的戴著一副墨鏡,而且,一條腿也是瘸的,臉上還有一道深深的疤痕。
 
這時,小酒館唯一的女服務員,走到廚子身邊,遠遠的,也研究起了我。廚子戴著墨鏡,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我能看到那女服務員的眼睛。她眼睛里竟寫滿了對我的同情。
 
這算怎么回事?這兩人也太沒有禮貌了,是在把我當一出戲看嗎?
 
我生氣的站起來,正要罵人,楊梅忽然從后院返了回來。她手里好像握著一個什么東西。她向我走過來時,那廚子跟女服務員忽然就攔住了她。
 
我隱隱聽到廚子小聲對楊梅說,小姐,這事很麻煩的,你可要想好了。
 
那女服務員也說,是啊,他們一家本來就對你不好,你把他們當親人,可他們把你當親人了嗎?尤其是這個寧寧,從來都不把你當長輩一樣尊重,你干嗎要管她的事啊?
 
楊梅說,你們說的這是什么話?她畢竟是我的親人啊,怎么,你們想讓我眼睜睜看著她死掉?都讓開了……
 
楊梅不顧手下兩個員工的阻攔,她走到我近前,便將一個小小的布袋遞給了我,說,這個你拿著,記住,此后不管走到哪,都要貼身攜帶著。
 
我沒有接,我只是憤憤的看著她,別以為我沒有聽到,你為什么說我要死掉了?我知道你恨姥姥還有我媽,可我又沒有得罪過你,你憑什么咒我?
 
楊梅索性直接塞到了我手里,說,我誰都不恨。你要想活命,就拿著。
 
是驅鬼辟邪一類的東西嗎,我說,你是怎么看出來我撞見神神鬼鬼了?
 
楊梅說,難道你自己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我笑了,說,聽姥姥說,你6歲那年就被一個鄉下老騙子騙走,專學一些封建迷信的東西,因此無論看到誰,都像是撞鬼了,是吧?可這都什么年代了,誰還信這個啊?
 
我說,好了,我也不跟你閑扯了,記得抽空回去一趟,不然姥姥跟我媽可就親自來找你了,說完,便站起身離開了。
 
我走出小酒館后,楊梅竟是跟了出來,寧寧,我說的話你別不當一回事,那小布袋,你一定要貼身帶著。
 
在我印象中,楊梅一直都是一個冷傲的人,可也不知怎么搞得,那天她跟我說這話時,臉上分明帶著一絲焦急。
 
我不耐煩的說,知道了。你也要記得我的話,不然等我媽跟姥姥來找你時,你可就慘了,你知道她們的脾氣。
 
3,
 
從小酒館出來,我接到了閨蜜的電話。閨蜜趙小蘭說,你還是我兒子的干媽嗎?這都多久了,你也不來看看我?
 
趙小蘭不滿的說,你還說要來我家給我做紅燒鯉魚的,可你的魚呢?我怎么到現在也沒有見到。
 
趙小蘭是我最要好的閨蜜。如今已經懷有八個多月的身孕了。她總說我要認她肚子里的孩子當干兒子。按說,像我們這種親如姐妹的關系,一方認另一方的孩子做干兒子,再理所當然了。
 
可奇怪的是,我就像是失憶了一樣,從未記得自己跟她有過這樣的約定。
 
更奇怪的是,趙小蘭說我要給她做紅燒鯉魚,可我哪會做什么魚啊?我這輩子就從沒有進過廚房,連方便面也煮不好的。
 
因此,趙小蘭說,親愛的,你現在開始學習廚藝了嗎?我記得你以前只會吃紅燒鯉魚,可是,你那天信誓旦旦的跟我說,你做的魚可好吃了,比五星級酒店大廚做的都好,又香又嫩,不管是誰,只要吃過一次,一輩子都忘不了,我可一直等著呢。
 
我什么時候跟她說過這話,一定是自己“渾身一震,失去了意識”那段時間吧?因此,我臉上訕訕的,也不知該怎么回答。
 
趙小蘭便又說,親愛的,你沒事嗎?我怎么感覺這半年來,你有時怪怪的,就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我說,我哪有怪怪的,你……你等著,我過幾天就去給你做紅燒鯉魚,說完,便掛了電話。
 
我想我真的該去瞧瞧醫生了,可我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啊?
 
什么病,會讓一個人瞬間失去意識,然后去做一些自己豪不知道的事情?
 
夢游嗎?好像不完全符合我的癥狀。
 
精神分裂?媽呀,難道我有精神分裂?想到自己或許是一個不自知的精神病患者,我心里忽然感到是那樣恐慌。
 
不過,雖然懷疑自己得了精神病,但楊梅給的小布袋,我卻沒有扔掉。這時,我拿出那小布袋,打來一看,里面果然裝著一道怪里怪氣的黃紙符。
 
想著留著它也沒什么大礙,我便又重新把封口封嚴,揣到了褲兜里。
 
4,
 
我馬上就要結婚了,跟男友李大偉。
 
李大偉雖然不是很有錢,但他人還不錯,老實、本分,對我也夠好。選來選去,我決定就是他了。
 
而那是4天后了。傍晚的時候,我跟李大偉在他爸媽為我們準備的婚房里,像往常那樣,他死乞白賴的纏著我,正當我們親熱時,我忽然就感到頭皮一陣陣發緊,似乎又有什么東西正拼命往自己身體里鉆,然后,意識也變的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隨之,渾身一震,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靜水說
親愛,下午好!感謝寶寶們一直支持靜水,為了公號的長期發展,我偶爾會和不同的公號互推,為了為鐵粉提供另一種遇見,就像你和我一樣。
    錢柜美文網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