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錢柜999 > 散文精選 > 正文

聽一曲陰謀詭計下的忠義悲歌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09-13 11:11 閱讀:次    作品點評
作者 | 婉馨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三國英雄輩出,民間流傳著一段話: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等等。這些武將,個個都是家喻戶曉。
 
一部三國,群星璀璨,英雄豪杰,宛如過江之鯽,讓人讀得擊節贊嘆,萬丈豪情。
 
都說上了年紀的人讀三國,就會變得心機深,腹黑,老謀深算,老狐貍,不可交,不可信、、、、、、但我讀了,也沒覺得增添了什么智謀,更沒產生什么心機,三國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金戈鐵馬,權謀詭計,其中的計中計,碟中諜,都是表面熱鬧,況且,我的人生不與誰爭,也無所求。
 
所以,三國里面的權謀對我沒有影響,也無心學習,我讀的是核心靈魂,一種如劉備所代表的仁政理想,于亂世中尋求政治清明的希望,一種在不折手段的世界里,仍然堅持忠孝仁義的精神。
 
仁孝在三國里講的比紅樓、水滸少,真正占了大量篇幅的是“忠義”兩字。
 
忠義是兄弟情誼,是同僚情分,是君臣關系的核心,是羅貫中最濃墨重彩渲染的主題
 
當下,忠義很多時候都被看作拿來合理化封建君臣關系的糟粕,是的,忠義在奸佞小人那沒有那么多高貴精神,不過是弱者見到強者,小人遇到權貴滿嘴諂媚巴結的遮羞布,甚至是不法分子行兇作惡的理論根源。
 
比如三國里的劉安殺妻,劉安見曹操來了,沒啥東西給他吃,把妻子剁了,燉肉招待討好曹操,從這個角度看,“忠義”真是糟粕,不值一提。
 
但是,三國除了描寫劉安這種喪失人性的小人外,還有一群深明大義,篤信原則,愿意奮不顧身,捍衛兄弟情誼,保衛鄉親,維護朝綱,視死如歸的英雄,他們都是忠義之人。
 
細品三國,羅貫中所贊揚的忠義,大概可以分三層加以領會,第一層是單戀式的忠義,第二層是投桃報李式忠義,第三層,也就是最高層的信仰式忠義。每一層環環相扣,層層推進。
 
其中投桃報李式忠義,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最典型的是誰,這種忠義被說爛了,而且諸葛亮這個人你一定不陌生。
 
至于信仰式忠義也不難理解,三國里有心系天下,想毒殺奸賊曹操,卻被人告密,最后在酷刑之下撞墻而死的小小太醫吉平。
 
如果你不熟悉吉平這個人物故事,那么說近點的,英勇就義的劉胡蘭、江姐、秋瑾,愿意把牢底坐穿的革命烈士何敬平等,他們用鮮血捍衛的不是某一個具體的主子,不是哪一位領導,僅僅只是心中的理念,他們忠誠的是國家,政統,禮義廉恥,仁義禮智信,是人世間的善與美,這些就是信仰,信念,正是這種為了維護一個良善的社會,追求美好的世界而激發的無限忠義之心,就是信仰式忠義。
 
但是今天我繞開諸葛亮,繞開吉平,張飛,關羽這些精神上比較高大上的人物,講一個在三國里不太引人注目的人士——沮授。
 
袁紹手下謀士眾多,為什么不談田豐,許攸,審配等人,偏偏談沮授呢?那是因為此人物讓我在讀三國時,覺得他實在是愚而可笑,可是笑過后,又心生崇敬而久久落淚的人。
 
下面,我們來看看最低層次的忠義:單戀式忠義。
 
沮授對與袁紹就是單戀式忠義。單戀式的忠義,就是那種人家根本沒把你當回事,你卻對別人愛得死去活來,苦苦思戀追求,不求回報,死心塌地,不離不棄,死而后已,好比某種愛情,如一個女孩,愛上一個渣男,那個渣男吃喝嫖賭啥都干,還經常打她,在她病倒或父母入院時,對她不聞不問,一有難事自己先撒腿逃了,棄她不顧,她卻對這個渣男不離不怨,忠貞不渝,你說這樣的渣男有什么值得愛呢?
 
而且那女孩身邊有一個對她關懷備至的男孩,有學識,人品可靠,無不良嗜好,勤奮上進,可是這女孩愣是看不上他,正眼不看他一眼,天天圍著那個渣男忙得團團轉,被呼來喚去,又不被憐惜,看,這個女孩對渣男的那份忠愛,就是單戀式的愛情,實屬可悲。就如沮授對袁紹的那份“愛”。
 
沮授在三國里出現最多的地方是決定北方大局的官渡之戰。
 
話說當時,袁紹可威風了,率領70萬大軍一路前來征討曹操,而曹操只有區區7萬人不到,他們在官渡這個地方相遇,兩軍很快杠上了。
 
70萬對7萬,這是什么仗啊,這絕對是天對地的碾壓之勢,別說是袁紹,就是擱一個完全不懂戰術的人帶兵,也可以捏死曹操,以十個對一個,只要對手一個個不是武俠高手,怎么樣也可以把對方打趴下呀。一將功成萬骨枯,就是拿命堆,也可以堆死曹軍啊!
 
再說,袁紹地盤大,糧食多,軍需充足,曹操呢,糧草東拼西湊,有上頓沒下頓的,馬疲人困,按常理推測,毫無懸念,不用說也是兵多糧足的贏,兵少糧稀的輸呀。
 
可是袁紹這頭豬,他的本事可真大,他有什么本事呢?他有能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的本事,他手握大小鬼,四個2,四條尖,四個K,三條妹子,他居然能把一次穩贏的斗地主給打輸了。他這本事如果和他桌上對陣,肯定會讓人看了不禁憤然翻臺,當然,我沒有翻臺,我是丟開了書,不忍卒讀。
 
《增廣賢文》里有句話:家貧出孝子,國亂顯忠臣。雖然袁紹可氣,但是越是一團糟的時候,那個單戀式忠義的沮授就越顯得與眾不同,他就是在這場官渡之戰中冒出來的一個令我久久沉思的人物。
 
在官渡之戰,還沒開打的時候,沮授領先眾人給袁紹分析了當時的情勢,他一眼就看出癥結所在。
 
他對袁紹說:“你看,咱們人雖多,但是論平均戰斗力,不如曹操,如果真打起來,恐怕我方也會損失不小,這叫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樣交鋒,不劃算,但是曹操呢,雖然兵精,但是他有個漏洞,那就糧草不足,打仗嘛,打到最后就是看后勤補給,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啊。人再能打,餓他三天,沒力氣,連個小孩也打不過,那么咱們和曹操對峙,不用兵戈相見,只要高懸免戰牌,就來一個戰術‘拖’,活生生把曹軍的后勤拖垮,耗死曹軍,咱們有的是糧食,敞開了吃,不跟曹打,就能不戰而勝。等著班師回朝就OK”!
 
如果說,袁紹能聽進沮授的一番計策,官渡之戰曹操必輸,歷史就會改寫了,可是袁紹不是能扭轉乾坤之將,他是個昏將,該果斷時,優柔寡斷,該三思時,剛愎自用,一意孤行。不但不聽勸告,還不識好歹,給沮授安了個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志氣的罪名,把沮授扔進了大牢。
 
后來,果然如沮授所說,曹操糧草不足,急得團團轉,連夜修書,派人去許都催糧,可巧了,這封催糧書落到了袁紹手下的謀士許攸手中。
 
許攸大喜過望,拿著信,興高采烈的向袁紹獻上滅曹之計,這么重大的軍情機密,前面沮授說了袁紹不聽,這下有信作證,袁紹也該有個正確的判斷了吧,可是,沒有!
 
袁大人依然固執己見,非得說這是曹操的誘敵之計,這么重要的書信,怎么可能輕易的被你許攸所截獲呢,不行不行,這里面一定有詐。還把一心獻計的許攸罵了個狗血淋頭。
 
文人嘛,許攸是個文人,他的風骨,他的自尊,尤其是他的智商,是不容褻瀆的,袁紹你反駁許攸可以,有理有據的駁斥沒問題,但是你袁紹毫無根據不識好歹的把人家許攸罵了一番,這是對文人風骨的侮辱,比殺了他還讓他難以理解和承受。
 
哼!良禽方懂擇木而棲,賢臣更該擇主而事,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因此許攸一氣之下,背棄袁紹,投靠曹操,當曹操聽說許攸來投,狂喜得鞋都來不及穿就沖出帳篷,鞠躬伏地跪拜許攸,念叨著:老許呀,我可把你給盼來了,來來來,快入帳。
 
曹操如此以禮相待許攸,許攸欣喜,于是倆人合起伙來,把袁紹烏巢的糧倉燒了個精光。
 
其實,就在曹操和許攸密謀燒劫糧倉的大事之際,那位被關禁閉的沮授,再次挺身而出,他夜觀天象,掐指一算,算出曹與許二人的劫糧之計,苦求袁紹派人支援烏巢,免得被賊人得逞。
 
可惜,忠言逆耳,沮授還是勸不了自命不凡的該死的袁大鬼,無論沮授怎么勸說,他就是撒氣的孩子似的,不聽不聽,我不聽你這癩蛤蟆念經!好笑不?!不僅不聽,而且還生氣,把怒氣遷移到看守沮授的牢頭身上,誰叫你把這個沮授放出來在我耳邊像吃屎的蒼蠅似的嗡嗡叫的,又吵又臭,煩死了,你作為牢頭不忠于職守,給我砍了。牢頭不知何冤,就此見閻王去了。
 
后來的結果是怎樣呢?結果就是手握70萬兵權的袁紹,被曹操打得落花流水,抱頭鼠竄,所謂兵敗如山倒啊,袁軍狼狽跑路,沮授沒人管,成了曹操的俘虜。
 
曹操和沮授本是老相識,有意拉攏沮授為己所用。沮授作為人臣,該說的說了,該做的都做了,冒死進諫都不聽,該是仁至義盡了,就算歸降曹操,也不欠袁紹的,袁紹不仁不義在先,把沮授關大牢,撤退時還把他扔了不管,人家許攸就是被袁紹罵了一頓,一怒之下,許攸都跑去曹營了,何況沮授做得夠義氣了,這樣的主子,你跟他還有何用?跟曹操走光明大道不好嗎?
 
按理說嘛,沮授完全可以歸降曹操,老話說,你不仁就許我義,趁機就跟曹操走唄,那是一條升官發財,建功立業的康莊大道啊。
 
可是沮授沒有,他太-太死心眼了,一見曹操就大喊:授,不降也!
 
曹操一聽,兩眼一瞪,蒙了,分不清是沮授智商有問題,還是袁紹智商有問題。
 
曹心想:但凡是個人,都知道怎么選啊?就袁紹的智商,腦袋好像被門縫擠壓過似的,沮授難道你也被門擠了腦殼,轉不過彎啦?你勸袁紹,他不聽,還關押你,你念他什么好呢?你要是跟定了我,有你沮授相助,何愁平定天下大事不成呢?別倔了,降了我吧!
 
因此曹操不急,也不怒,還對沮授特別的好,就希望他哪天能棄暗投明,回心轉意。
 
曹操這樣待沮授,換是我早就投靠了,一邊是雄才大略的,一邊是智商堪憂,一邊的優厚相待,一邊是囚禁監牢,這不用選的了。
 
但沮授非一般人也,即使袁紹對他不仁不義,而曹操對他好得無以復加,他還是將滿腔的忠誠許給了袁大將軍,心中再也容不下二主,就像那個中了魔似的愛上渣男的女孩,沮授是非袁紹不事。
 
后來,沮授尋機千方百計設法偷盜馬匹,一心只想回到袁紹身邊,曹操知道后,勃然大怒,覺得自己是明月照溝渠了,如果放他回去,豈不是心頭大患?不愿為我所用,那就寧可玉碎,不為瓦全,命人把沮授殺掉。
 
當然沮授到死,神色不變,未曾對自己的一腔忠義之懷有悔。他可謂忠義之士,一心事主終無悔,算無遺策,顯示了極高的規劃、謀略水平,但是始終是所托非人,最后難免悲劇性的結局。
 
沮授對袁紹,就是那種,我選擇了你,跟定了你,便會把一輩子獻給你,至死不渝,這種忠義,就如《牡丹亭》里所言,不知情之所起,一往而深!不知所止,矢志不移,這種忠義無法用理性去理解,這種忠義很孤單,不禁令人感慨,如李誕說的,人生不值得。
 
讀完三國,一開始,我覺得沮授真是太傻太天真了,現在誰還會認同這樣的忠義呢?單戀一人的忠義,而且這個人根本不值得去為他付出忠心,沮授太愚蠢了吧,簡直就是愚忠,不禁令人發笑。
 
但是,深思,當我們回到三國那個亂世,回到多數人都無法思考生存與利益之外的東西的朝代,回到投機分子橫行的黑暗時代,沮授這種看起來愚不可及的一心一意,那是多么的珍貴的品質啊!
 
這樣的愚忠,不僅是對他宣誓效忠過的人負責,也是對自己曾經信仰過的價值的堅持,更是他將初心貫徹到底的一種執念。
 
試問當下,幾人能做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呢?口號是喊了,行動呢?盡管我們今天很難再對沮授這種情感感同身受,卻也能理解作者稱贊他們的理由所在,今天,我聽懂了羅貫中譜寫的悲沉又感人的忠義悲歌。不知你懂否?
 
    錢柜美文網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